潮州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港大李亚虹副教授与凯原法学院学子谈知识产

发布时间:2019-11-09 17:41:30 编辑:笔名

港大李亚虹副教授与凯原法学院学子谈知识产权制度的危机和前景[图]

2014年5月11日下午,香港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李亚虹老师为凯原法学院学生作了题为《知识产权制度的危机和前景》的讲座。讲座由上海交通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寿步教授主持。

李亚虹分享了自己在剑桥大学访学经历,指出,知识产权已经逐渐成为英国不同学科领域共同的热议话题,但也有学者对知识产权制度持批判态度,这就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知识产权制度所面临的危机。这种危机源于知识产权制度边界的模糊性,包括外部边界与内部边界。而知识产权利益持有者的变化、新的权利的创设、新的客体的增加以及与其他学科的互动等方面的变化导致并加剧了其边界的模糊性。

李亚虹从三个方面分析了外部边界模糊性的表现。首先,全球化趋势的迅速发展弱化了知识产权的地域性。在全球化的影响下,一项技术可能在甲国研发,在乙国生产,同时在丙国销售,这直接导致了知识产权的地域性特点趋于模糊。其次,知识产权法在性质上应当归于国际公法还是国际私法仍然存在争议。她从比较法的角度,介绍了各国不同的学术观点,并认为该问题是知识产权制度引起公众批判的根源所在。时至今日,TRIPs协定等一系列国际条约仍将知识产权定义为私权,因此知识产权的主要属性还是私权,但同时也被用作达到公共目的的手段。她指出,从实质上说,这个问题是一场究竟应当坚持私权不受侵犯,还是应当更加重视公共利益的制度博弈的问题。第三,知识产权法与人权法和宪法的边界存在模糊性。例如,跨国公司与发展中国家在药品专利强制许可方面的博弈就涉及人权、国际公约的执行力问题等问题。她认为导致发展中国家人民难以获得专利药物的罪魁祸首并非对药物的专利保护制度,而是地区经济的落后和政府管理的混乱。再例如版权保护与言论自由之间的关系,她认为不能动辄把版权保护和钳制言论自由等同视之,否则将导致版权制度的泛政治化。知识产权法和人权法与宪法之间存在着边界底线,需明确有些问题并不落入知识产权的范畴。

在知识产权制度内部界限的模糊方面,学界尚存争议,主要涉及版权与专利的重叠以及版权与商标的重叠。这一问题使得更多人通过钻法律漏洞的方式攫取了大量商业利益。有学者认为知识产权制度不需要明确上述的内外界限,而应该保持开放和灵活的状态,与其他学科交叉合作以适应时代的发展。对此,李亚虹认为,中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发展程度已经不落后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知识产权制度在各个方面都受到来自不同学科的影响和冲击。为了保持知识产权制度的相对独立性,对其内外界限进行适当划分是有必要的。

现场交流中,李亚虹就同学们关心的权利保护和社会公益之间的平衡、法律与科技的相互影响等问题与大家作了探讨。

兰州财经网
爱情笑话
心情日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