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多个火电企业负责人收到上网电价下调短信火

2018-09-26 11:51:38

多个火电企业负责人收到上电价下调短信|火电|电价|下调

梁钟荣;辛继召

在过去的一个星期中,关于火电上电价下调的信息,开始出现在多个火电企业负责人的上。

在一位负责人接收的短信中称,此次下调为全国性火电企业集体下调,其每度火电上电价下调幅度如下:山东1.17分、河北1.04分、山西0.9分、河南1.25分、广东1.89分、浙江2.50分、安徽1.49分。

9月25日,大唐电力广西分公司一位高管告诉,关于火电上电价下调的原则性意见在9月初已发到公司,但正式文件仍未下发。“在原则性意见中,广西火电上电价是下调1.35分/度”。

华电国际一位知情人士承认,火电上电价是要下调,但还不确定具体的执行时间表,“有的说是九月底,有的说是十月中旬左右”。

数据显示,2012年全年火电发电量38137.51亿度。若是以此作为基准,假定2013年的火电发电量仍为此参数,以全国火电上电价平均下调1..3分/度计算,则总计对全行业的利润影响是457.65亿-495.79亿元。

对电企的冲击

上述华电国际人士表示,各省火电下调的幅度之大出乎大家意料之外,“原以为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提升7厘,火电上电价也只是下调同样幅度而已”。

事实上,这并不是火电上电价下调消息的首次出炉。5月中旬,花旗在其一份投资报告中称,中国大陆将于第三季度下调火电上电价,下调幅度为0.8分/度,而此部分下调的增收,将放置到可再生能源附加中。

如果此次火电上电价真的能够成行,那么这将是2009年11月份的时隔4年之后,中国再次下调上电价。2009年11月20日发改委下调浙江等7省市火电上电价,调价幅度为0..9分/千瓦时之间。

上述大唐电力分公司高管坦言,上电价下调或将会细化到不同区域的电厂,甚至同一省份都会有所差异。“我们就建议,希望广西的电厂内外有别”。

该高管解释,目前广西的火电厂多用海外煤,“像广西沿海海外煤进来,可以直接拉到电厂直烧,内陆电厂却需增加铁路或是水路成本”。在其看来,北海的火电厂可以下调的上电价幅度在1.8分之间,而内陆电厂可以在1分左右。

“但广西1.35分/度的下调,仍未包括脱硫脱硝的电价回补在内;如果减去回补,可能在1.1分之间。”该高管表示,目前广西的火电厂脱硝装置在这两年已经全部安装完毕。

根据始于2004年的煤电联动规定——以年度作为一个煤电价格联动周期,若电力企业消纳煤价波动的比例为10%,将进行煤电联动。

以环渤海地区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为例,截至9月18日,价格从2011年10月底的峰值853元/吨下跌至9月中旬的533元/吨,价格下跌了1/4多。即便以2012年10月底计算,5500大卡动力煤价格也下跌了17

多个火电企业负责人收到上网电价下调短信火

.1%。据此,煤电联动时机已然成熟。

据粗略统计,以平均1.2分的上电价降幅计算,根据五大电力陆续公布的中报,华能国际()2013年计划发电量3200亿千瓦时,上电价调低后,估算全年利润将会下降40亿元,而2012年华能国际全年营业利润91.25亿元;华电国际()2013年计划年度发电量1700千瓦时,估算全年利润下降10亿元;而华电国际2012年全年营业利润为20.67亿元。

“上电价的下调对电企影响不大。”中煤远大咨询中心煤炭分析师张志斌告诉,2012年火电行业利润1028亿元,相较于2011年的206亿元已成长近五倍,而今年利润应该会过2000亿,大概400多亿的全行业损失,“只是减低了一点利润而已,整体利润增幅仍是可观”。

不过,数位电力企业人士表示,此前数家电企仍在游说国家发改委,期冀该项政策推迟出台。其理由为:电煤高速上涨的十年间,火电企业负债超过2000亿,目前的赢利仅是勉强弥补先前亏损,电企仍有较多历史包袱需要承担。

施压煤企

五大电力集团一位山西负责人表示,发电集团正在研究电价下调后的购煤策略。在当前煤炭市场供应宽松的形势下,电企一定会把电价的下调传导到煤企。

最新一期环渤海动力煤价格指数显示,本期发热量5500大卡的动力煤报收531元/吨,下跌2元/吨,跌幅继续收窄。

广西万通物流公司国际部经理林惠江对此苦笑,如果电企施压贸易商降煤价,贸易商也只能施压煤企,煤企目前岌岌可危的现金流将会雪上加霜。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数据显示,前6个月规模以上煤炭企业应收账款3308亿元,同比增长18.88%。而据Wind资讯数据统计,32家煤炭上市企业2013年中报的应收账款比2012年底总计大增34.40%。

“今年看来,火电企业给煤企付款的账期挺长,主要是受到价格因素影响。一些大的火电厂的合同会压低价格。”张志斌表示,好一点的企业回款日期是一个多月,不太好的甚至需要三个月。

林惠江说,贸易商体量小,电企一般会在天付全款,但大的煤企更易受到电企的施压,给予比较长的账期。

在张志斌看来,此次上电价的下调,却是理顺电力价格体系的一个绝佳机会。“上电价下调幅度如此之大,未来销售电价也应该同步下调”。

事实上,煤电联动是电力体制改革的过渡方案,曾经为煤企、电企和用户制定了明确的游戏规则。但在执行的过程中大打折扣,随着煤价一路飙升,决策部门因种种顾虑中止联动政策,这造成煤电企业连年亏损,而且错过了通过电价引导电力消费、推进煤电协调发展的机会。

张志斌认为,煤价在年内下跌,十年以来罕见,以一年作为煤电价格联动的周期,时间太长,未来可能挺进到以月或是更少周期,“可以预见的”。上电价和销售电价的联动,会像油价改革一样同步推进。

张志斌说,如果电企将上电价下调的压力传导到煤企,将会给煤炭企业带来巨大的压力,这是能源管理者所不愿看到的恶化局面。理顺电力价格体系,其目标是既正确反映能源市场的供求,又做到保证民生和维持合理的竞争的平衡。




加高型电动洛氏硬度计
三温区开启式管式炉厂家
高真空退火炉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