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柳岸美色劫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06:33 编辑:笔名

一  午后的阳光晒得人暖洋洋的,陈小二有点无聊,在这个城乡结合部的小街上转悠着。“靓妹洗头房”那醒目的招牌一下子了映入了眼帘。  千禧年后,像洗头房、小酒吧、早已经蔚然成风,给这个中原城镇带来了活力。衍生出的相关商业产业链,麻将室,夜总会,洗脚城也应运而生,更加繁荣了这个内地原先并不发达的城镇。  陈小二停下了脚步,透过大玻璃窗,看见一个洗头妹正在给一个中年男人做头部按摩,那中年男人靠在按摩椅上,上身盖着一条彩虹条浴巾,洗头女站在那男人有点谢顶的脑袋前面,一双玉手抚摸着男人的头部,两手的拇指压住这个脑袋上的太阳穴,食指的指关节顺着眉骨由里向外延伸的摩挲着。那洗头妹上身只真空穿着一件粉色短袖上衣,下身是一袭粉色超短裙,这应该是工作制服。只见那洗头妹露出半个硕大雪白的乳房,在中年男人的头脸部晃悠,中年男人眯着双眼,享受着按摩的同时,也饱了眼福。看到这里,陈小二美美地思量着自己啥时候也来享受下,多攒几张票子,到那个门帘子后面的里屋,还有更销魂的享受……  “陈小二。”  忽然听见有人一声叫,惊回了陈小二的白日梦。回头一看:“哦,是杨大发啊,怎么有空闲逛啊?”  “你小子不是也在闲逛吗?不看店啦?”  “我那卤菜下午没到点,不是清闲了吗,给黑蛋娘一个人看着就行了。你是怎么回事,难得清闲啊。”  “这不刚给送完一批货,偷个闲呗,咱哥俩去喝两盅好不?”  “那有什么不好,一人不喝酒,二人不赌钱。走咧。”两人找到小街南头一家好再来小酒馆,落座,点了两个凉菜和两个小炒,要了一瓶二锅头。  还没开吃就见进来一人,  “嗨,你俩倒好,打牙祭就把我哥们儿给忘了?”  “大李啊,这不街上才碰上的么,你不是不请自来了,来来来,坐下说话,店家,给加俩菜,再带付碗筷来。”  “我说,大发啊,你们印刷厂效益不错么,看你一天天油光满面的。”大李看了一眼杨大发说。  “饿不死撑不着,还行吧,不如你们厂效益,电老虎啊。这两年发大了吧?”  “嘻嘻,同发同发,托改革开放的福。”  三个人聚在一起喝酒。就大李过了三十岁,算是老大,是玩了几年的酒肉朋友。到现在都还是光棍一条。酒过三巡,话匣子打开了的陈小二就把话题扯到了女人身上,说是哪里又来了个妹子;哪个洗头房的美眉如何勾人;大发也说这年头找个女人过把瘾不算个事,可是要想找个能当家过日子的女人就不容易了。言下之意是说,正经女人越来越少了。  大李接过话茬:“男人一有钱就坏了,女人一坏就有钱了”。  大李好像有心思,低头喝酒的功夫看到陈小二翘起的二郎腿,脚上蹬着双“奇安特”旅游鞋,就问他哪买的,  “不就是东面那什么鞋屋卖的么!”  “有42码的吗?”  “有,均码,又不是断码货。”  陈小二是个做卤肉的,祖上传下的配方,做的“上口”,所以横行一方,是个小老板的范儿。杨大发在“旭日造纸厂”跑供销,供销跑两头、吃两头,也很滋润。就数大李在供电所的配电房当个电工,没什么油水,还养着个躺在床上的老娘,日子结巴些,看到大发拿出一本便笺纸,随手撕下一张,去擦满嘴的油渍,  心疼地说:“这么好的本子,就撕了?”  大发说:“小气了吧,这算什么,别忘了我们是干啥的?造纸的。”  看大李眼馋,把一整本便笺都扔给了大李:“拿去吧,擦屁股有点硬哦,想要,兄弟还有,下次吧。”  大李接过看了下还有单位抬头“绿缘食品有限公司”下面附有地址电话。  “这是哪家呀?”  “你就别管那么多了,我哪能记得这许多单位,这些公司,今天开张明天关门的太多了。”听大发这么一说,大李也就踏实了。  正在这时,店堂里那台电视机女歌星的歌声戛然而止,几秒钟后,出来一个男“新闻脸”播报一则特别新闻。  “下面播报特别新闻:今日凌晨在我市城乡结合部,一间洗头房里发生恶性凶杀事件,死者系本店值夜的外来洗头女,死前遭到过性侵害。希望广大市民积极提供线索,将凶手及早捉拿归案。”  这是这个古城发生的一起空前震惊的杀人案。    二  局长在会上发布初步侦查结果:被杀的洗头女,在一间简陋的出租屋里,没有撬门的痕迹,看来好像是熟人,熟人又不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女子系被细绳勒颈窒息而死亡,死前发生过性行为,但是提取不到相关精液,因为罪犯戴着保险套。看来还是有防范心理。没有留下指纹,残忍的是在女子身上多处均有被咬伤的痕迹,看来这是一个既具有防侦察手段,而且又及其残忍的色魔所为……  一位副市长亲自指挥公安局部署了一系列措施:“……我们要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擒住色魔,向我市八十万群众交待.。”  一张无形的大网笼罩着小城的上空,每一个人在没有证明清白之前都有可能是嫌疑人。当然,还是有目标的,网锁定了十二个有前科的嫌犯,一一盘查,排除后剩下了四个,其中有两个是有明显前科的强奸犯,一个是因小姨子来借用有热水器的浴室想洗澡,正好老婆单位有事不在家,看到年轻漂亮的小姨子忍不住强奸了她,还以为小姨子不会说,哪晓得纸里包不住火。另一个是在公交上看到一个女子性感十足,就蹭了上去,女子害羞没有反应,于是就跟着女子下车,尾随到了没人的黑暗路边,打昏后按倒就强奸。  局长分析了这两个案例后排除了。  “这是两起证据确凿的强奸案,不错,可是大家注意到没有,这只是两个即兴的随机犯罪,没有任何的预谋和精心的设计。还是让我们来讨论下面两个人的可能性。”  “我说的下面两个,就是陈小二和杨大发,为什么,因为陈小二有一次和一个洗头女做完了事后说没有带钱,欠着下次给,女子不肯,陈小二就打了人家,洗头房老板娘就报了警,说是在里屋给他做按摩时被他强奸了,弄得陈小二很没面子,又罚了2000元款,才了事,很可能怨恨在心,持机报复。  杨大发是有一次在洗头,看到老板娘又带来个雏,因为当地的洗头女多为邻省的农村女子,不愿在当地做这种不光彩的营生,一个带一个的像一条产业链,赚了钱的回去又能带人来,杨大发对这个雏感兴趣,想叫她为自己做“大活”。  老板娘说:“孩子还小,不会做‘大活’,只会做‘小敲’,以后学会了一定请杨老板光顾。”  当地人都是知道的,‘小敲’就是按摩头部穴位和肩膀背部的敲打,而‘大活’则是到帘子后面的按摩床上,躺着享受全身按摩,这时,男人可以任意的在女子身上到处抚摸。没有如愿的杨大发脾气上来了,抓住小姑娘就打。  嘴里骂骂咧咧:“我还不信了呢,老子花钱来享受的,不是来受气的,知道不?”  这一下就闹大了,老板娘报了警,杨大发是又被拘留又要罚款,这也可能怨气难消,蓄意做案。”  四天以后,又是一起奸杀案令人惶恐不安,被杀的依然是外地洗头女,因无住处,在洗头房的后间将就着住下,可是后窗根本没有插销,罪犯就乘虚而入,这次不是被绳勒死的,而是用塑料袋闷死的,死者脸部被闷的发肿,逞青紫色,残忍至极。相同之处是在死者身上依然有咬痕,死前有性行为,没有办法提取精液,有鞋印,很浅,但能辨别是的“奇安特”旅游鞋,42码,这是大众码数,穿的人很多,很难成为有力证据。  局长在市里汇报了这一的情况,被市长狠批了一顿:“为什么在侦查过程中还会发生类似案件?你们的保护措施没有实施?还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拿人民的生命财产当儿戏?”  局长也纳闷,难道陈小二和杨大发仅仅被传讯,没有拘留,就以为没事,大着胆子和法律对抗?于是开出了拘留证,当做嫌犯把他俩拘留,收监审查。    三  平静了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天空又出现了阴霾,又一起特大的强奸致死案发生在公安人员的眼皮底下。这是一起更大的令人发指的、毛骨悚然的强奸案。  据侦查科长小崔报告:是在一个小区的公寓楼里,一下死了两个洗头女,一个是岁数大些的约三十岁,另一个是才二十不到的小姑娘,看来就是才被带来的。因为小区并未停电,而洗头女家中却是停了电的,小区里有个路灯正好在她家的窗户前不远处,家里不点灯的情况下还是隐约能看见的。估计是罪犯先在外面楼道的总闸拉了她家的电闸,等她出来看情况的时候趁机闯入。据法医鉴定,两个人都被奸淫过,而姑娘还是个处女,被奸时已确定死亡,因为阴道阔张后没有力量收缩回到原位。实乃“奸尸”,情节残忍至极。  小崔根据现场做了模拟。  罪犯背着一个工具袋,骗开了门以后,一下就闯了进去,遭到反抗,先是一拳把大的打昏,看到小的极力反抗,遂用细绳勒颈,可能时间过长,他以为只是勒昏,就先把那个大些的捆了手脚,撕开衣裤强奸了,接着就用胶带闷住口鼻,使其窒息而亡。稍事休息,过了不应期后,当罪犯第二次勃起冲动时,其实小姑娘已经被勒颈时间过长而死亡,他已顾不上了,三下五除二扒光了小姑娘的衣裤就上了,完事以后也累了,看到年轻女孩白净细腻的肌肤,忍不住又在那丰满有弹性的屁股上狠狠地咬下个血牙印子。  临走时,整理下自己的仪容,和工具袋,把安全套用一张便笺纸包好,放在兜里准备出去扔了,也许确实是累了,精力不集中没有放好,又掉落出来,他没有发现。于是欣喜的是,这次的现场留下了几个有价值的线索,一个是安全套,和那张包安全套的便笺纸,再一个就是一个清晰的留在女孩臀部上的洇血牙印。法医立即做了石膏牙模,以便鉴定之用。  模拟罪犯的小崔很有成就感,不怕大家取笑他:“太像了。”  局长说:“崔科很敬业,你们要像他学习。”案件初见端倪,大家也缓了口气,局长去市里汇报去了。  大家一哄而上:“向小崔学习。”  “不能白学呀。”  “不就是想辍一顿吗?走吧,今晚我做东,只是别喝醉,等局长回来分任务。”  局长得到市长的指示:“这几起案子可以并案处理,因为表面上看起来好像致死的方式不一样,只能说明罪犯的狡猾,虽然没留下指纹,但他的鞋印一致,习惯性咬人的行为说明他对洗头女有着刻骨的仇恨,他想迷惑警方,误导破案。所以我们还是把它并案处理,要是没有新的情况和建议,就去执行吧。”  得到指示的局长回来后作了严密的部署,安排了布控措施和方案,准备打一场群众大战,发动群众检举揭发,在广播和电视媒体上滚动播出犯罪报道,悬赏捉拿罪犯。一时间,大街小巷,议论纷纷,色魔的行径也更令这个古老的城镇人心慌慌。  大李也没有心思了,因为两个兄弟都进去了,没有人玩了,大家都在谈论色魔,大李就认真的听着,似乎很感兴趣。  他说:“我的兄弟我了解,决不会是他俩干的,因为没有过结呀,这没准是有人和洗头女结了怨,为民除害呢。”  局长在一次会议上分析:“安佳食品有限公司已经不存在,因为虚报谎报註册资金和固定资产,已经被查封了;提取的精液样本已经封存在液氮冷气罐中,如果找不到比对资料,也如同虚设;虽然有十几个强奸犯,可是比对结果都不是。几次会议的分析结果可能是外地流窜作案,或者是新手作案,所以没有前科资料。再说那个女孩臀部上的清晰的牙印,虽然做成了牙模,可是,我国的国情还没有将牙齿做为人的第二身份证,因此没有记录,只有等到抓获罪犯检验确凿,才可作为举证。蹲点的警员们还要辛苦一阵,继续蹲点不可松懈。”  一时又陷入僵局,只好再加大举报奖励和悬赏力度,希望有人出来提供线索。    四  终于有一天,有一个女孩走进了公安局办案组,说是三天前差点就被强奸了。  “那天我从发廊下了夜班,大概十点半钟左右。回家时有一个人跟踪,我当时没有发现,一开门那人就跟着窜了进来,反锁了门以后,就叫我脱衣服,我一看这架势,吓得直喊叫,惊慌中用手一直擂打自己的头部。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动手,而且愣了一会儿就径自走出去了……”  “那你为什么当时没有报警,等到现在?”  “当时很害怕,报警怕他会报复,知道我的家,再说人家不是没有强奸吗?”  警方没有相信她的说辞,觉得不可思议,可能是编故事,沽名钓誉,问了她一些相关问题,也没什么有价值的答复,就让她描绘了罪犯的身材,相貌和身高等特点,知道他背个包,其他的在那种情况下也看不清,说了个大概便请她回去了。  事后局长仔细分析了这个情况,觉得如果这个罪犯有心理障碍的话是有可能做出此举的。但是,是什么样的心理障碍呢,不得而知,为此,局长特地请教了一位退休的大学心理老师杨再新教授,扬教授听完局长的述说以后,思考了一会说,  “初步判断有可能是一种强迫症,但要得到答案是必须与本人面谈才有可能知道详情。”这又变成悬念了,人还没抓到怎么面谈? 共 676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昆明的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好的方法都有哪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