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诛天武神 第014章 邀战生死台

发布时间:2020-01-17 19:44:10 编辑:笔名

诛天武神 第014章 邀战生死台

“我和你无冤无仇,甚至是素未谋面,就因为这理由,你要杀我?”

萧让的脸上不悲不喜,便是连声音听起来也云淡风轻,但是他的内心,却已经涌起滔天杀机。

前世身为杀手,杀人对萧让来说不新鲜,但如此草菅人命,因为这么一个微不足道的理由便要索人性命,萧让却万万无法接受。

“理由?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你这种蝼蚁,我想杀就杀了,用得着理由吗?”

外门弟子嘴角泛起不屑至极的笑容来,这废物太天真了,在这弱肉强食的修界中,居然还妄想用道理说话?

说完这话,林夜行手掌一紧,就要再次祭出长剑,一剑将那杂役劈个粉碎。

“林夜行,在我的地盘开口便要杀人,果然不愧外门第一,当真好大的威风!”

突然,一道清脆如黄鹂的声音响在当场,打断了林夜行的动作。

阴影中走出一道绿色的倩影来,绝美的容颜仿似可倾倒万物,其美貌浑然天成鬼斧神工,让一切生灵自惭形秽。

这人影轻飘飘行来,瞥向林夜行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厌恶之色。

“外门第一,难怪如此猖狂。”

萧让对来人报以一个微笑,她明显是在故意提醒自己林夜行的身份。

“傅柔指,我三番两次来请你你都避而不见,好大的架子!”

林夜行的脸上现出不快之色,傅柔指虽然有些天赋,但自己可是第一,她居然敢让自己等这么久,未免有些不识好歹了。

“林夜行,你也说了,是你三番两次来找我,又不是我让你来的,见不到人,怪的谁来?”

傅柔指莲步轻移,向前行去。

“哼,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我且问你,做我的伴侣,这件事你可考虑清楚了?”

林夜行的目光在傅柔指玲珑有致的娇躯上扫过,不由泛出一抹火热之色。

“你上次问的时候我就说得很清楚了,我不会做你伴侣的,你莫再烦扰我。”

傅柔指边说边行,路过林夜行的时候脚步一停未停,径自朝萧让行去,竟然是站在了萧让身旁。

不理会外门第一,从他身旁路过时如同路过空气,瞧也不瞧一眼,却在一杂役身旁驻足,这让林夜行目中险些喷起火来,二话不说,直接也迈步向萧让行去。

“你这杂役,胆子不小啊。”

傅柔指两道目光大有深意的落在萧让身上,嘴角似笑非笑,她说萧让胆子不小,不仅是说他不怕林夜行,其实更多是说萧让偷入自己府邸。

“废物,你若敢张口,我打烂你一口牙,你没资格和傅柔指说话,给我紧闭嘴巴,滚!”

萧让还没说话,脸色铁青的林夜行便一身杀气的出现在萧让身前,冷声喝道。

“林夜行,我和朋友说话,关你何事,你直接就命令我朋友不准开口,管的未免也太宽了吧?”

傅柔指脸现不悦之色,强忍着才没有表露出怒意。

“哼,我就命令了,他又能如何?一个废物,敢违背我的话?傅柔指,不是我看不起那废物,我林夜行命令于他,他还敢开口说半个字?”

林夜行哈哈一笑,笑声中满满的全是不屑,对傅柔指说完后便一指萧让,“来,废物,我在这听着,有本事你说半个字给我看看?”

“哪来的苍蝇,嗡嗡的烦死人,给我滚一边去!”

林夜行话音刚落,耳旁便响起一个极为洪亮的声音来,萧让嘴角挂着鄙夷的笑容,冷冷看着他。

林夜行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自己已经说了不让这废物开口,这废物居然还敢开口,不光如此,他还说自己是苍蝇,让自己滚,就这一点,已经是犯了死罪。

“我刚刚命令你不准张口,你没听到吗?”

林夜行长剑出鞘,寒光闪闪的剑尖冷酷无比的隔空指着萧让,随时都会斩落而下。

“我当然听到了,不过你的话算个屁,我为何要听你的?”

萧让双眼盯着林夜行面门,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说得是大声无比。

“一个废物,居然在我面前如此猖狂,对我如此不敬,不杀你,天理难容。”

林夜行声音中满是杀气。

“你一口一个废物的叫我,一出来就要杀我,肆意命令我,真不知是谁猖狂,是谁不敬。”

萧让嘴角含笑,其冷无比,他的心中,同样是对林夜行下了必杀令,只是这林夜行外门第一可不是浪得虚名,萧让目前还不是敌手,如若不然,他哪里会废话,直接便动手了。

“只能逞口舌之利的废物,本少这便送你下地狱。”

林夜行耐心耗尽,淡淡吐出这话,一剑便是凌空向着萧让斩过去。

刷!

一道雪亮的剑光劈练一样向着萧让爆射而去,散发着让人心悸的恐怖气息,萧让身后的红墙上立时出现一道长长的刻痕。

“哼!”

萧让尚未来得及出手,傅柔指便冷哼一声,纤纤素手往空中轻飘飘一印。

她的手掌洁白晶莹,宛如一件精致的瓷器,那一印更如同一阵风,动作轻柔无比,美轮美奂,好像不带半丝威力。

但这轻飘飘的一掌印在空中,就好像一枚石子投入了水中,整片空间登时就嗡的一下,泛出一圈波纹,这波纹扩散的快如闪电,眨眼间便舔到那剑光。

剑光狂暴无比,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但被那波纹一舔,便好像蝼蚁被巨浪卷中那般,倏忽不见。

“林夜行,在我府邸前,当着我的面击杀我朋友,你这是逼我和你动手么?”

一掌瓦解林夜行的剑光,傅柔指面若寒霜,冷冷的看着林夜行。

“傅柔指,你竟为了这废物要和我动手?”

林夜行脸上难看至极,自己追求的女子,居然为了另外一个男子要和自己动手,这对他来说,是严重的打脸。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傅柔指咬牙说道,两排贝齿闪现在空中,再配上那动听的声音,就连骂人也这么迷人。

“废物,我现在向你挑战,你若还是个男人,便站出来,莫要躲藏在女人身后。”

林夜行不想和傅柔指动手,便将目光转向萧让。

“我不接受你的挑战。”

萧让抬头,淡淡的瞥了一眼林夜行,站着没动。

“连挑战都不敢接受,如此废物,真不知你为何还有脸皮活在世上。”

林夜行眼中鄙夷之色更加浓厚,废物就是废物,不光修为废柴,便是半点胆色也无,当真是废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

“虽然不接受才是最正确的选择,但为何我却希望他站出来?”

傅柔指一双美目在萧让身上流转,表面上没什么异色,但心中却对萧让看低了几分,诚然,林夜行是外门第一,但连迎战都不敢,也委实懦弱了些。

“傅柔指,你口口声声说他是你朋友,维护于他。但是你现在也看到了,他根本就是一个废物,烂泥扶不上墙,被人挑战上门都不敢应战,认识这种废物,根本就是一种耻辱。”

林夜行扭头对傅柔指说道,他连看都懒得再看萧让一眼,生怕脏了自己的眼。

“林夜行,你弄错了,我不接受你的挑战,是因为挑战战得是胜负,就算我赢了你,也没什么意义。”

“一月之后,我在生死台上等你,敢来否!!”

就在傅柔指想要为萧让辩解但却说不出什么话来的时候,萧让微笑着开了口。

柘城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宁晋县医院怎么样
云南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的好
六盘水癫痫病诊疗中心
西宁牛皮癣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