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诱人犯罪

发布时间:2019-06-27 18:36:18 编辑:笔名

一枝红玫瑰摇摇欲坠,古典老式欧洲扬声机里放着慵懒的蓝调歌曲。⌒杂§志§虫⌒节奏感带着人摇晃,站在落地窗前的人手拿着水晶高脚杯,高脚杯里的红酒轻轻摇晃,黑红色的液体激荡着杯壁。激荡,激荡,沉醉。落地窗外是一片天空,俯视过去是川流不息的车流,熙熙攘攘的人流,鳞次栉比的写字楼。男人眼睛里的冰冷透着瞳孔溢出眼眶。在男人斜后面的沙发上放着一份英文报纸,报纸上的日期可以看出是去年的旧报纸,严重卷起的一页报纸角可以看出这个报纸被人翻阅无数次,而且被人经常阅读的只有一页。恰好那经常被翻开的那一页摊开在沙发上,令人注目的是那一页上有一个男子的放大照片。照片上的男子带青年人的青涩,有着独特的痞子气。眼神坏坏,我敢打赌如果再经历下岁月的打磨,他将会是让很多女人疯狂的对象。敲门声响起。房间门被打开,随后被关上。“先生您找我有事?”“是的,我找你有事,我的朋友,你背叛了我。”好看的薄唇却说着使人胆颤的话语。年轻人的脸上露出了惊恐,没有过多久,面容上只剩下极力掩饰的平静和嘴巴里说着的苍白无力的解释。“先生请你相信我,我不会做这种事,我是你忠心的狗,请您相信您忠诚的伙伴,米塔塔。”男人似乎鄙夷,似乎叹息。此刻扬声机里的音乐顿时变得低沉,好似呜呜低鸣。背对着米塔塔的先生沉默一会儿,细细考量其中真假。红酒杯里的红酒慢慢停止了摇晃,那位尊贵的先生似乎因自己忠实的伙伴失去了对他的忠心而深感难过。“米塔塔,你什么事都可以隐瞒,但是有些事情的隐瞒就是背叛。”下一秒,死亡降临。原本低沉的音调顿时高亢,米塔塔胸前绽放的花,就似摇摇欲坠的红玫瑰。男人一饮而尽杯子里的红酒,走到那张红木茶几前,放下手里的高脚杯。而后郑重而又虔诚的拿起报纸,在照片青年额头的地方浅浅的印下个吻。眼中的深情可以融化刚才杀人的冰冷。恍惚之间男人把那只在花瓶里颓废至死的玫瑰拿起,左边的胳膊肘夹着报纸,右手把玫瑰放在米塔塔的胸前绽放的死亡之花上。像是在完成什么仪式,慎重又虔诚。完毕。嘴角微微勾起,男人微笑退出了房间。没有关的扬声机里还是放着歌曲,悠扬的歌声回荡在房间里像是催促亡灵往生的葬歌。cast me far away(我只是挥之即去)play this little games(你在逢场作戏)晚安。是夜。在S市这个誉为魔都的城市里,似乎安静从来不属于S市的夜晚。这里是不夜城,是纸醉金迷的都市,这里的饮食男女释放着自己。上班族抓住夜晚的空闲时间,抓紧娱乐,放松自己。披上夜色的伪装COS着自己想变成的模样。这时酒吧就是他们众多展示自我的场所之一。酒吧里的狂欢,男男女女的暧昧,**横流的酒吧里,装饰的霓虹灯五颜六色,映射在那些扭动腰肢的人群上,整个霏霏的气氛笼罩在整个酒吧。其中就包括陆选清,陆选清五官立体的脸上被灯光笼罩着,不知名的□□感引诱着周围那些下一刻便化身成狼的“绅士”们。陆选清喝酒喝的有点微醺,脸上带着酒晕。迷离的眼神似迷途的羔羊,迷茫。脑袋那处穿来的微微眩晕感让诱人的青年有点不适,于是青年用一只手撑着脑袋,侧坐在酒吧台的三脚椅上,手边就是一杯空了的酒杯。“先生,还要添酒吗?”穿着西装马甲的酒保上前询问,不得不承认眼前的青年是他在酒吧工作中见过勾人的人。他有一种特殊的吸引感,相貌不是很娘气,也不是很秀气。带着一点点年轻人的棱角,有着自身独有的阳光。但他表面之下却给人的感觉并不简单,似乎隐藏在外表下的那个青年冷酷,冰冷,历经沧桑。他的五官区别着和周围人的血统,立体的五官也预示着这个青年的与众不同。细长的丹凤眼,藏着和黑色眼睛有一点点不同的瞳孔。或许是混血?他的诱人,是内外两种冲突的气质的融合。是神秘在勾引,是在作祟。陆选清寻声看去,刚才微微半眯的眼现在正式向世人展示着那双迷人的眼睛。琥珀色的瞳孔,此刻流光溢彩。陆选清望着酒保,似乎是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嘴角勾起,眼睛笑成月弯形。那一刻暗中观察着陆选清的人瞬间感觉时间仿佛静止,笑颜如花这个词用在那个青年的身上没有错。同样时间静止的还有酒保。“不用哦,谢谢了。”“我靠!真他娘的带劲!我还是次见到那么带劲的人。去把他给我带过来。”在角落处坐着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因为胖而看不见的脖子上挂着一个粗粗的大金链子,一只手上几乎每一个手指头都带着金戒指。他的身边有三四个身着暴露的女人围绕着他陪酒,周围还有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纹着花臂肌肉发达的大汉。“是!老大!”其中一个人向自己的大哥鞠躬,转身走向坐在吧台那里的陆选清。望着自己小弟走向青年的身影,男人肥肉纵横的脸上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身边的一群女人看见此情此景立刻像是蛇一样的缠了上去。“哎呦!龙哥我先祝您今晚玩的开心~这杯酒我喝了哦~”“龙哥~我也先祝您今晚一夜七次~”“龙哥~龙哥......”被女人温柔乡环绕的龙哥,□□。那双不安分的手伸向女人们胸前的柔软处。不知羞耻的女人,还在嬉笑。“讨厌~龙哥~都有看上的玩具了,还闹我们姐妹几个。”“就是!就是!”就当不知羞耻的□□在角落里滋生时......“碰!”一声巨响,把酒吧里的人的注意力全部都吸引过去。只见一个身穿黑色背心的大汉倒在地上,脸色痛苦的在地板上打滚,嘴巴里痛苦的□□着。站在他旁边的青年,低着头正在看着再地板上打滚的大汉。然后青年的脚找准时机准确无误的狠狠踩下大汉的头。陆选清嘴边的笑味道变了,充满邪气。眼睛不再有着刚才喝醉之人的迷离,眼中的冷冽像是冰刺,刺着人脊梁骨生寒,在场的人觉得只要陆选清愿意他不介意杀人。“麻烦,你再说一遍?刚才我没有听清。”就在刚才那几分钟里陆选清感觉此生收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几分钟前勾人却不自知的陆选清正在极力的摆脱喝酒之后带来的眩晕感。听见酒保问自己要不要加酒,出于礼貌,回了话。本来打算在坐一会就结账走人,结果他感觉到有人在向自己这里走来。哼,有意思。之前的所有视线都带着观察,谁也不想跳出来。这时人类身为一种动物,动物的潜意识激发出来,那就是在对未知的神秘都报以距离。对于这种情况,陆选清也乐的自在,他是来喝酒的,并没有一夜情的想法,想着有一大堆人在身边搭讪就头疼。但是就在刚才他抬眼回答酒保问题的时候,众多视线中有了一只黑山羊,他跳出那些暗中观察的白绵羊圈子。说实在的,陆选清挺欣赏这种人的,敢于跳出当与众不同,做别人不敢做的事这类人很少,偏偏这种少数人符合陆选清的胃口。他想见识见识这个人,如果可以或许可以结交一番。但是现实总让人失望。来的是一个大花臂,看到花臂后陆选清眼睛亮了亮。但是粗粗打量之后,眼睛里的光显然暗了暗,似乎还有点点失望。原来不是他派来的人啊。即使不是想要的人,但是依旧不妨碍自己想要结交的兴趣。“找我有事?”陆选清看向面前的花臂,饶有兴趣的问道。可是花臂的眼中没有他意料中的神色,反而带着一点高傲。就是那种我找你是看的起你的感觉。对方出人意料的开口。“我们老大,看上你了,你一晚上多少钱?”“什么?”“你随便开,我们老大肯定会满足你的。”陆选清脸色顿时黑了,阴沉的似乎掐的出水来。“我不是那种人。”这种情况就好像我看好的人,给自己一巴掌。然后指着鼻子骂你不要脸。但是问题的关键是是陆选清先上前结交的。看走眼的感觉让陆选清很憋屈。“什么!你再说一遍!你这个臭□□,我们老大艹你是看的起你,别敬酒不吃是罚酒。”花臂凶声恶煞的威胁到,这样的小白脸居然还给脸不要脸,在那里卖弄风骚的勾引男人,现在还要装贞洁,我呸!看着花臂凶声恶煞的脸,心情极度不爽的陆选清也不客气的爆了粗口“傻逼。”“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一旁的酒保看见开始捏拳头的花臂,额头瞬间冒汗。一般这一带纹花臂的人都是黑道里的人.......而且都是来头不小的成员,花臂的老大怕是黑道里的什么几当家吧!看来这个青年要麻烦了,酒保看情况不对先偷偷溜走去找人了。“哼,傻逼”陆选清轻蔑的瞥了花臂一眼。“你他妈的看来是活着不耐烦了!”花臂举起拳头向陆选清挥来,陆选清一个起身,侧身躲过花臂的攻击,在躲避的同时用右手抓住花臂的手腕,肩膀扛起花臂的吱嘎窝。用力往前一甩,一个漂亮的过街摔吧花臂摔倒地上。花臂也没有想到看似清瘦的人居然力量那么大,竟然可以把自己摔倒。但是下一刻背上惨烈的疼痛让花臂知道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自己的脊梁骨可能断了。“啊!啊啊!”在角落里沉浸在温柔乡里的龙哥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陆选清。龙哥眼睛里没有了那灼热又恶心的光,取而代之的是欣赏。“小伙子很能打?”陆选清连正眼都没有看旁边的人。依旧低着头看着自己鞋子下踩着的人。“他是你的狗?”说着脚上的力气加大了一倍。“啊!老。。。。劳达久我(老大救我)”龙哥不急不慢,那张肥肉纵横的脸上挤出一张笑脸,右手的大拇指不断摩挲着左手大拇指上的戒指。“小伙子能不能卖我东街龙哥的面子。”“面子?”陆选清轻笑“我凭什么给你面子,龙哥是吧,你是混道上那应该知道道上的规矩。”“狗咬人,主人也要负责。”下一刻陆选清转头直勾勾的盯着龙哥因为肥胖变成一条线的眼睛。那张带着青年人棱角的脸上,从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溢出的气场是龙哥再熟悉不过的杀气了,在他年轻的时候见到过一个人,那个人和眼前的青年有一样的特质,就是不要命。只要他想搞死的人他一定要搞死,哪怕满身鲜血浑身是伤。之前的那个人现在已经是高级黑社分子,大佬中的大佬,现在自己再见到他都要叫一声哥。正所谓良的怕混的,混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命的。龙哥也没有到不要命的程度,看见青年眼神居然犯憷了几分。龙哥感觉很没有面子,讥笑着对陆选清说,想给自己找场子。“看来小兄弟不想给我这个面子。没关系,我给小兄弟面子。哈哈哈哈,愣着干什么!给我好好招待招待这位小兄弟。”在角落处的几个黑衣大汉立刻冲上前去,酒吧里有些胆小的人已经走了。还有有些人留着看着好戏,在这个时代似乎每个人都不想惹上麻烦,冷漠是保护壳。即使有些人对青年有所担忧也仅仅处于担忧,哪怕青年被打也只会叹息一声,要怪就怪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眼见着拳头落下,突然有个人大喝一声。“住手!”众人愣愣,连同那几个黑衣男和陆选清。闻声看去喊住手的是吧台酒保,酒保身后是一位西装革履带着金丝眼镜的精英男。精英男温文尔雅,嘴角的笑让人如沐春风。但是当陆选清看见精英男的刻起,脑子个词就是——笑面虎。这种人笑里藏刀,不好对付。平时可能很好说话,但是狠起来让人发指。体型庞大的龙哥看见酒保身后的人时,顿时冷汗不禁漱漱而下。“放,放下!都没听见别人说住手了吗!”龙哥浑身颤抖的咆哮道,他的手下不明所以也只好听自己老大的话把手放下。陆选清见此情景,也很茫然。但是视线依旧牢牢盯着那个精英男,精英男也看着他。对方互相打量着,两人都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人不简单。“唐。。。。唐哥是您啊,小弟我不知道是您在着打扰到您了。我该死我该死。”说完滑稽的一幕发生了,龙哥用他的手抽打自己的脸。一遍打一遍对精英男道歉。“我该死,我该死。。。。。”众小弟见自己大哥打自己脸,虽然楞住了几秒,但是很快反应过来立刻也打起自己的脸。“我们不好,我们该死。”那名叫被龙哥称呼为唐哥的精英男忽略了在一旁打脸的声音和打脸的人,大步向陆选清走去。这一幕在其他人看来是那么的滑稽。陆选清看着面前的手,顺着手抬眼望了望精英男。“唐遗风,认识下。”“陆选清,谢谢你。”唐遗风看着手里握着的那只手,表面上依旧笑脸盈盈,但是内心却有了点丝丝波澜。对方手掌居然有茧子,还是在扣扳机的位置。唐遗风对上陆选清的眼神不一样了。“不用谢。”“那我可以走了吗?我明天还要上班,这点不再回去抓紧睡一觉,明天可能就会起不来迟到。”陆选清不喜欢唐遗风的眼神,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再说他确实要回去了,再不会就要直接一身酒气的去公司。“要不我送送陆先生?毕竟陆先生在我的店里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不用了,多谢唐先生的好意。”陆选清摆摆手,离开了杂乱的酒吧。看着陆选清走出酒吧,唐遗风转身走向了正在扇自己巴掌的龙哥。唐遗风轻轻拍拍了龙哥的肩膀,在龙哥耳边说了一句。“近你也累了,休息一会儿吧。”顿时龙哥吓的瘫痪在地然后唐遗风再也没有把目光在投到龙哥的身上转身走出了酒吧。只剩下坐在地的龙哥。周围的小弟见到大哥瘫在地上立刻停下了打自己巴掌的手围了上去。“大哥!大哥!你怎么了?大哥?!”“完了!完了啊。”龙哥发出如同困兽的叫声,颤抖的发声。他居然惹了唐哥看好的人,唐哥是谁啊?就是那个可以不要命的疯子啊。所以说人啊不能太高调,不然下一刻就会别人踹下深渊。有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就在这时坐在车子上的唐遗风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帮我查一个人,陆选清,男。”说完唐遗风眯了眯眼,陆选清吗。。。。。。看来是个有意思的人。

湖州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好
三门峡医院治疗牛皮癣
张掖好的医院治牛皮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