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小人物

2018-12-08 20:13:13
小人物 王艾荟每次见到她,我都喜欢和她开玩笑,说:“你简直就是‘荣幸天使’,一见你就有好事情!”由于每次见到她,她手里都拿着一沓汇款单,就可以收到稿费。

她听了我的话并不言语,只低头默默地笑着,看起来很纯朴安静的样子。

她每天来送报刊包裹,总是穿着那身灰绿色宽大的邮递员制服,在走廊里来去匆匆。

次见她,是她来给我送稿费单,她进门后,并不像其他人那样急于递单子,而是站在桌前自己先核对好底联要签字的地方,然后清楚地告知你要签在第几栏。

她递过单子时,我看到她精心地化了妆,擦脂抹粉,描眉画黛,涂着淡淡的口红,尤其吸引我眼光的是,她眼皮上涂着泛着银光的绿色眼影,看起来很大胆夸张的颜色,许是为了配她的制服吧。

我签完字,向她交回底联,习惯地说声“谢谢”,她并不说“不客气”或“没事”,而是礼貌地回声:“谢谢你!”那个“你”字格外突出。

这仿佛也成为她独特的标记,以后每次忙完,她都会毫无例外地,郑重地道声,“谢谢你!” 一次在电梯里遇见她,依旧打扮得一丝不苟清清爽爽,眼影却改涂了非常鲜艳扎眼的玫红色,我想,这也是她那暗淡宽松的邮递员制服所难以遮掩的一抹亮丽的青春光彩吧。

我随口对她说:“你们这工作也挺辛苦的,风里来雨里去的。

”她说:“是啊,我们一人包一片区域或一条街,家数挺多的,挺忙的!”我说:“那你们怎么休假啊?”她说:“我们不休假,有事就得请假。

”我说:“噢,那太累了!”我想接下去,她无论如何应当抱怨几句自己的工作,如今人们见面都这样,不管心内对现实满不满意,嘴上都要发发牢骚过过瘾,已成为一种时髦。

然而,她却说了句,“哎,现在干什么都挺不容易的,工作难找,要好好珍惜呢!”这话像是对我说的,又像是勉励她自己的。

二十岁出头的她对工作如此态度,不能不令我对她刮目和几分钦佩。

在院子里总能碰见他,逐日晨曦微光中,他穿着鲜艳的黄马甲,骑着电动车,前面堆满了报纸,身后叮铃咣啷载满了鲜奶瓶,时间为人们送来物质和精神的早饭。

一日清晨出门,与他匆匆打了个照面,请他有空到家里来把旧报纸收一下,他立即干脆地应声:“那就今晚等你下班吧!”谁知晚上,我早已忘记此事,有事耽误,回到家已是九点多钟,刚进门,忽闻门铃响,原来是他如约来收报纸,我惊讶地:“你怎样这么晚还没回?”他说:“早上说好的,应人事小,误人事大,我上来三次你都没在,我就说再等会儿!” 我听了,连连道歉。

我将废旧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