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官场风云 第323章

发布时间:2020-01-17 22:25:06 编辑:笔名

官场风云 第323章

东方酒店,南州市委市政府专门为李家源一行举行欢迎宴会,省委常委、市委书记葛建明,市长陈兴等主要领导出席,刚开完常委会,葛建明虽是在常委会上意外被陈兴将了一军,但此刻,从葛建明脸上也看不出有任何异常,觥筹交错之间,依然谈笑风生,和源大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家源相谈甚欢,对于源大集团已经有意向在南州市投资,葛建明很是热情的表态,在不违反政策规定的情况下,市里愿意尽可能的提供优惠条件,满足源大集团的要求。

葛建明都已经发话了,陈兴自是没什么好说的,只要能促成源大集团最终在南州投资,陈兴也不会反感葛建明的表态,但凡是符合大局利益的,陈兴犯不着跟葛建明锱铢必较。

酒席上,陈兴反倒不怎么活跃,有葛建明在场,他这个市长毫无疑问也只能当配角,没必要去抢葛建明的风头,偶尔和李家源交谈几句,陈兴也没多说什么,不过他的心情并不会因为葛建明在场而受什么影响,相反,陈兴今天的心情格外好,刚刚的常委会,算是他对葛建明的一次逆袭,虽然葛建明最后出人意料的主动开口支持徐庆年担任溪门县县委书记一职,但陈兴相信葛建明心里肯定堵得慌,其最后的反常态度不过是葛建明欲盖弥彰罢了。

沈凌越也在场,同样是惜字如金,如同弥勒佛一样,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说他是老狐狸很是形象,说他是笑面虎,同样也没错,陈兴知道沈凌越不可能长期都支持他,曾高强的作用,想来也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以后还是得未雨绸缪才是,常委会终究还是在葛建明的掌控之下,今天的一次胜利并不能代表什么,陈兴还是得给自己敲响警钟。

郑珏在酒桌上也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就连葛建明都会主动朝郑珏举杯示意,态度颇为和善。

市里对于李家源这次来访无疑是很重视的,从郑珏提前透露出来的消息,市里也知道李家源这次再来南州,是要跟四叶草集团敲定合作项目了,市里也希望这次能落实源大集团在南州的投资事宜,这算得上是今年招商引资的一个大事件。

中午的酒席过后,陈兴就指定办公室主任肖远庆负责李家源一行在南州期间的接待工作,并且要全程陪同考察,及时了解源大集团的投资态度。

葛建明并没立刻离去,而是和李家源又到了小茶室举行了非正式的私人会谈,除了市委秘书长赵鑫陪同,陈兴等人并没有去凑热闹。

位于南州市沿海路的高档别墅小区,崇北市市委书记廖建业轻车简从的来到这里,除了给他开车多年的心腹司机,廖建业连秘书都没有带,吃了午饭后就匆忙就赶到市里,崇北市区到南州市里也就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路程并不远,廖建业路上并没耽搁多少时间。

别墅小区里那一栋挂着8号门牌,独门独院的小别墅就是葛文忠的住所,廖建业和葛文忠约好后就出发了,此刻,葛文忠也刚吃完午饭,廖建业过来,葛文忠甚为热情的出门迎接。

“有什么事非要廖书记跑一趟,里说不行?”葛文忠笑着对下车的廖建业道。

“事情非同小可,我想还是跟文忠你当面说一下较好。”廖建业脸色表现得颇为严肃,似是有意把气氛渲染得凝重些。

“哦?”葛文忠听着廖建业的话,神色诧异,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人已经先往屋里走去。

别墅的客厅很大,装饰同样奢华,廖建业并不是第一次到过葛文忠的家,对此并不陌生,这会他的心情也不在这房子装修得多么豪华上面,和葛文忠坐下后,见葛文忠让家里的保姆端水上来,廖建业并没急着说,等到那小保姆走开,廖建业这才将市公安局局长陈为志跟他反应的情况如实跟葛文忠说了一遍。

“南州市局的人在查宏毅建筑公司?”葛文忠一听廖建业的话,眉头就皱了起来,看向廖建业,“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在查吗?”

“这个就不好说了,不过照为志所说,可能跟招待所那块地皮有关,因为他们也在查那次拍卖会的情况。”廖建业说道,他的脸色也不轻松,毕竟他和葛文忠的牵扯很深,南州市局有人在查宏毅建筑公司,包括招待所那块地皮拍卖的事,廖建业身为崇北市委书记,他有信心让人南州市局的人在崇北市查不到什么,但是廖建业担心的背后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例如是谁在推动南州市局查这事?又或者崇北市内部出了什么问题,内部有人举报才导致市里的人下来调查,这才是廖建业所担心的,所以他必须先和葛文忠打个招呼,也好应对这事。

“陈为志是怎么发现这事的?”葛文忠问道。

“这我倒是没问,不过我想他们都是公安系统的,南州市局的人在崇北市调查,就算行事再隐秘,应该也不可能半点风声都不漏,为志的人察觉到也是正常。”廖建业说道。

“说的也是。”葛文忠点了点头,不再纠结于这个,心里想着南州市局的人调查宏毅建筑公司到底是为哪般,难道是有人故意要找他的麻烦?

“廖书记,这事你怎么看?”沉默了一会,葛文忠转而问廖建业道。

“我听为志说,领头的是南州市局一个叫刘彦飞的人,是市局一个刑警中队的中队长,我觉得可以从这个人身上入手试试,看看背后有没有人在指使这事。”廖建业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说道,来的路上,他就有想过此事,葛文忠问他,他根本也不用思考。

“也好,这事容易,区区一个小小的刑警中队长,好办。”葛文忠听到摆在明面上的只是一个刑警中队长,立刻认同廖建业的提议,点头道,想了想,葛文忠又道,“你让陈为志也别放松,继续盯紧这事,说来说去还是挺蹊跷的,怎么会是刑警队的人在调查?哪怕是经侦支队的人调查,我都不会觉得奇怪。”

“这就说不清楚了。”廖建业苦笑道。

“算了,咱们在这里干想也没用,还是等结果再看看,对了,你对陈为志说,他要是能发现其他更有价值的线索,我不会亏待了他。”葛文忠摆手道。

“好,我会同他说的。”廖建业笑着点头,眼珠子转了转,说道,“统战部长周莫华就要退休了,不知道市里是什么打算,新任的统战部长会不会继续在常委会里占有一席之位?”

“廖书记,你问我这个,我可给不了你答案。”葛文忠一怔,随即笑着摇头,目光从廖建业脸上扫过,葛文忠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他并不是听不明白廖建业的意思,对方这么问,摆明了就是对常委席位动心。

“文忠,你是不想知道,你要是想知道的话,这能难得了你吗。”廖建业笑哈哈的说着,目光灼灼的盯着葛文忠。

“廖书记,你这是为难我了,我爸一向不喜欢我过问他工作上的事的。”葛文忠笑了笑,看着廖建业脸上难掩失望的神色,葛文忠又突的话锋一转,笑道,“廖书记,不过就冲着咱俩这交情,就算是破例,我也得帮你问问不是。”

“文忠,有你这话,我看我今晚得再跑一趟市里,咱俩得喝一杯,不醉不归才是。”廖建业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那好说,廖书记盛情相邀,我是奉陪到底。”葛文忠同样爽快的说着。

两人说完,相视一笑,彼此算是心照不宣,一切尽在不言中,葛文忠在崇北市的利益需要廖建业帮忙维护,廖建业谋求市委常委的位置是符合葛文忠的利益的,况且葛文忠就算是对市里的事情再不关心,也知道现在的统战部长周莫华是本地派一系的人,本地派是他父亲的死对头,周莫华要是退休了,市委常委席位空缺一个,他父亲肯定也是想尽力将这一席位控制在手上,到时候不管新任的统战部长是谁,又能否继续照惯例兼任市委常委可就不好说了,支持廖建业进入常委会,和他父亲的布局也不会冲突,葛文忠相信其父亲也不太会拒绝他的要求,这也是他颇有信心帮廖建业关说的原因。

而且崇北市作为南州市县域经济最为发达的县市,市委书记进常委会也是正常的,不论是省或者市,经济发达的辖区市(县)一把手进常委会都是正常现象,这也是上一级政府对所属辖区内发达市(县)表示重视的一个体现,像南州市这样,11个常委的格局,所有的常委当中,没有一个席位给辖区县市的党委一把手也算是很少见了,哪怕是保持现在的十一个常委,再增补两个辖区所属的发达县市的党委一把手进市常委会都不为过。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好不好
西安碑林科大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贵阳治疗癫痫病最好医院
韶关治疗盆腔炎方法
枣庄治疗白癜风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