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信息港
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

花都特战狼王 第162章 不了了之

发布时间:2020-01-18 16:47:51 编辑:笔名

花都特战狼王 第162章 不了了之

京..lā

汪家老爷子正坐在上首。

这是一个已经年近古稀的老人,在采访镜头前他总会精气十足,但在镜头后的老态却暴露他在岁月面前的无力感。

任是帝皇霸王,任是权势熏天,总有化为黄土的一天。

换届之际,身为******二把手的他,不得不提前为自己的子孙谋退路。

他不想自己百年之后,汪家随风而逝。

人间最为凄惨的,莫过于王侯之家由盛而衰,上演一场红楼之梦。

汪老的下首,是他自己的两个儿子和女儿,大厅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几个晚辈连呼吸都有些慎重,纷纷小心翼翼地除揣摩老爷子脸上的表情。

“伟立,你都叶家的叶妙雪印象如何?”

汪老爷子终于开口,看着自己的大儿子汪伟立淡淡开口问道,而汪伟立的儿子汪鹏,正是最有希望追求叶妙雪成功的人。

“知书达理,教养极佳。”

汪伟立很是满意的夸赞道,而他旁边站着的汪鹏在听到父亲这样的赞扬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抹无限向往的开心笑容。

出生在这样世家的汪鹏心里非常明白,他们的婚姻大多都是利益交换,一般自己是不可做主的,但此刻的汪鹏觉得自己特别的幸运,自己爱慕已久的女人终于得到了家族的认可,这也就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他就可以正式上门提亲了。

老爷子端起茶,轻轻啜了一口,淡淡说道:“既然你们同意,我就找机会去叶家走走。”

“可可是”

“吞吞吐吐的干什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老爷子看着脸色有些不对的汪伟立,皱眉呵斥。

“叶妙雪从小就和冷家有了娃娃亲,我们现在去,恐怕会落下一个不好的名声。”

老爷子把茶杯放在桌子上面,敲出来的声响不大却很清脆:“就是冷玉龙的那个儿子吗?”

“京城谁不知道,冷玉龙的儿子就是一个纨绔子弟,他怎么和我家的鹏儿比,又怎么配得上叶妙雪。”

汪伟立的弟弟汪向阳第一个就跳了出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哥哥喊道,而一边,最小的妹妹却连忙拉住了汪向阳,他悻悻地看了一眼老爷子乖乖地坐了回去。

汪伟立苦笑道:“二弟,你在国外刚回来,有些事情还不是很明白,我们现在说的,并不是冷杰。”

“大哥,冷家除了冷杰,也没人了呀。”

汪伟立嘴角嗫嚅,他看了看老爷子,才开口道:“冷玉龙的真正孩子叫冷峰,他一直生活国外,就最近他做的几件事情,是个难缠的主。”

汪伟立的话让老爷子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伟立,那件是最后是怎么处理的。”

“不了了之,冷峰拒捕,叶家向军委施压,但不知什么原因,被军委给压了下来。”

老爷子只是皱皱眉,并没有第一时间说话,保持一种高深莫测,片刻后,目光扫了一下汪鹏:“明天是叶家丫头公司开业的日子,让鹏儿带上汪家的诚意,去趟天都。”

“谢谢爷爷。”

汪鹏激动不已的立马出声说道。

老爷子安然端起面前的茶杯,吹了吹,啜进一口,风轻云淡地说:“如果喜欢,就去追吧,叶家虽然强大,但我们汪家也比怕他。”

老爷子站的高度,决定了他的眼界远比一般人更广阔,心意更比一般人狡猾,他让汪鹏去追叶妙雪,实则是他看中了叶家富可敌国的财富。

同样在京城,紫金山富人区一栋背山而建的别墅里,一身白衣的叶浩然,静静站在落地窗前,抱臂捏着一支玻璃杯,随着摇晃的曲调轻轻摇晃着杯中的红酒,欣赏着窗外**都市。

温文尔雅,面容俊俏刚毅的叶浩然,此时优雅得像是一位王子。

别墅的门开出了一条缝隙又慢慢闭合上了,一位身穿黑色西装,剽悍冷酷的男人轻轻闪了进来,默默走到叶浩然的身后恭敬地喊了声:“叶公子,夏诗筠的父亲明天早上就到。”

叶浩然回头,俊逸无可挑剔的面容,嘴角挂着一抹让人如沐春风的笑意问道:“7号的那个晚上,夏诗筠到底去了那里,做了什么,你们查出来了吗?”

微微躬身的西装男顿时大汗淋漓,只是低着头认错道:“属下办事不利,到现在还没有查出,属下该死!”

叶浩然刚才还是极度温柔的笑容,蓦然间,他的脸色如同春天的天气一样,瞬息变化,化做了无比的寒冷,比霜雪还要寒冷十倍,厉声喝道:“这就是你让我等的消息?你的确该死,可你死了谁来给我办事。”

西装男却是如释重负,提到嗓子眼里的心又放回了肚子里,知道自己逃过了一劫,立马保证道:“叶公子再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可以查出的。”

“蠢货!”

叶浩然霍然转身,骤然变得阴冷的双眸忽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又是一脸淡淡的笑容,他将手中的红酒递给西装男道:“喝了!”

“谢公子不罚之恩。”西装男受宠若惊地双手接过,举杯一饮而尽。

谁知就在这时,一只白皙的手掌快如闪电,‘咔嚓’一声拍在玻璃杯的底座,直接将破碎的玻璃杯拍进了西装男的嘴里。西装男痛得直呜呜,一脸惊恐地看着对方,捂住鲜血淋漓的嘴巴,却不敢掏出嘴里的玻璃碎片。

“有功则赏,有过则罚,你跟随我多年,这个你不会不清楚吧。”

叶浩然掏出一只手绢,优雅地擦了擦手,擦完后将手绢砸在了西装男的身上,厉声道:“若是再把事情办砸了,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滚!”

西装男立刻抓起身上的手绢捂住嘴巴,貌似怕鲜血滴在地上会弄脏了地毯,诚惶诚恐的退了出去……

而就在这时,叶浩然口袋里的轻轻振动了几下,他掏出,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的一条彩信,他顺手打开彩信,一张夏诗筠和一个男人一起的照片映入叶浩然眼前。

“贱人。”

叶浩然手中的应声爆碎,纷扬而落,他那张俊朗的面貌完全扭曲在一起,通红的眼睛中满是杀意,宛若是一头发怒的猛虎,全身上下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怒吼一声:“黑鹰!”

一道黑影,如风般的出现在叶浩然的面前,黑衣黑袍如幽灵一般伫立在那里,那柄杀人的剑,没有人可以看到藏在哪里,但气势上却显示着,他有浓浓的杀意,锋芒必露。

黑鹰静静的站着,虽然如山不动,但没有人知道,他的心里充满着恐惧,对他这样的人来说,早就已经忘记了死亡的害怕,但在叶浩然的面前,在他的目光凝视下,他无所遁形,似乎那眼神,可以看穿他的一切。

对一个游走在黑夜的杀手来说,这种感觉很不好,是可以致命的。

叶浩然抬头,神色有些恐怖,双眸中更是闪着冰冷的杀机道:“你马上动身去趟天都杀一个人。”

黑鹰额头冒出了冷汗,马上应声道:“黑鹰必将尽忠职守,绝对不会让少主失望。”

叶浩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对黑鹰挥了挥手,说道:“去吧,希望像你说的真的不要让我失望了。”

“属下告退!”

飞身而出,黑鹰才松了口气,也不知道为何,经历了数次死亡险境,早就把命看得很淡薄的他,竟然产生一种威惧的心。

(未完待续。)

天长市中医院怎么样
景德镇市第三人民医院怎么样
福州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陕西癫痫病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