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厨女当家山里汉子宠不休

发布时间:2019-06-27 11:24:17 编辑:笔名

谢老实一愣,稍微有些不确定,心虚道:“大夫说我难,也没有说完全不行。≧杂≮志≮虫≧”谢老实面露难色,分明是不愿意往下细想,毕竟自己不行还被戴了绿帽子又养了别人的孩子这么久的话,也实在是太惨了。陈辰帮着打圆场道:“翰全和翰武长得还是很像爹的,爹看看翰武现在对大牙言听计从的样子,像不像是疼媳妇的爹?”谢老实连忙点头:“对对,大妞说的对,你就别疑神疑鬼了,爹睡觉去了。”还是儿媳妇会说话呀,谢老实心中舒坦多了,连忙逃离现场。等人都走了,谢翰文才直直的坐着,声音闷闷的:“我一直以为谢翰武和我有血缘关系,上一世被他烦的不行,也因为是兄弟的原因没对付他。”陈辰将他的脑袋抱在自己的怀中,安抚道:“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反正都解决了,都是陈小花的错,你不要这样。”谢翰文咬了咬下唇,突然直直的开口道:“我和他滴血认亲如何?将他打昏放点血还是简单的。”陈辰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笑道:“傻子,滴血认亲是没有科学依据的,就算是亲爹娘也不一样能血液融合,别说你跟谢翰武了。”顿了顿,她又补充了一句:“就算能融合也不一定是亲兄弟,血型就那么几种,能融合的可不都是你兄弟姐妹。”谢翰文伸手抱住喋喋不休讲他听不懂的话的小媳妇,突然觉得刚刚一瞬间的想法有些可笑,谢翰武已经得到了报应,也不用执着于这个事情。可是,他是想通了,有些人彻夜难眠,实在是想知道谢翰全和谢翰武是不是自己的孩子,看春月的眼神也有些变了。春月捂着肚子在旁边安稳的睡着,她没有一丝心虚,就算是谢老实怀疑,陈辰也会为她做主的,她完全不担心。谢老实彻夜难眠,第二日一早就顶着黑眼圈敲响了儿子儿媳的房门,陈辰还在屋子中酣睡,谢翰文将他带到正厅。谢老实急急的问:“翰文呀,你说我要不要再去瞧瞧,会不会是当年的大夫诊断错了?”陈小花他不知道,可春月怀孕必然是谢老实的种,之前回春堂的大夫也说过谢老实生个儿子没问题。他想了想,极有可能是当年的那个大夫看出来自己的娘亲有问题,怕谢老实始乱终弃,才说他也有问题。不知道当年的大夫是谁,谢翰文还挺想感谢他一下,谢老实这个爹爹不说,自己去世的娘亲对自己是真的极好,他想着,嘴角就翘了一下:“爹,你就放心吧,春月不敢有异心,再说了,她天天干什么您不知道吗?”谢老实老脸一红,春月还真是除了来归园田居基本都不出门,来这边也是很快回去,就算是有人要播种也没有机会。谢老实完全放下了心,另一边的谢氏族长也上了路,却在途中遇上了一伙黑衣人。“你们是什么人?”谢氏族长很是警觉,将怀中的银子死死的捂着。黑衣人面无表情,刷刷两下就将人杀死在剑下,死之前还死不瞑目,眼睛瞪得大大的,捂着胸口指着黑衣人道:“你们你们是谢翰文派过来的。”黑衣人拿剑冲着其他人,声音嘶哑:“还有谁不愿意交钱的?”剩下的人连忙将所有的财物都放在地上,哆哆嗦嗦的,只有谢氏族长的儿子接着他爹问了一句:“各位好汉,咱们只想问一句,你们是不是谢翰文派过来的。”黑衣人剑花一飞,儿子头上的包包头掉落在地上:“什么文武的,听都没听过,就这么点银子也敢上路,啧啧,,兄弟们,走!”黑衣人一路飞奔,不多会儿就消失在丛林深处,谢家人面面相觑,他们也觉得不是谢翰文派过来的了,要是谢翰文的人功夫这么好,哪里还会跟他们废话。爹死了,之后自己还不知道去哪,一群人拗哭,无奈下,只能返回村子,村长看他们可怜,也接受了他们重新留下来。谢翰文知道了还过来送了一次银子,大约一两的样子,也算是尽尽心意,毕竟是同族的,出了这样的事情,不好袖手旁观。陈辰抚平谢翰文紧皱的眉头:“你管他是谁杀了呢,反正是对咱们有益的。”谢翰文也反过来安慰陈辰几句,可下午就将楚清秋训练的怀疑人生。陈辰看着趴在地上起不来的胖团子,撇撇嘴小声嘟囔道:“唉,谁让你多管闲事来着。”这不是分明的吗,刚从谢翰文这边拿了银子,转身就被人杀了,说是没有联系都没人信。只不过,谢家和村里人都没见过世面,一看不是归园田居的人也就算了。可陈辰不傻呀,功夫出神入化,杀人杀的这么是时候,说不是楚清秋造的孽都没人相信,堂堂暗卫被派去杀这样的人,真是大材小用。让谢翰文训练训练他也好,省得他自作主张,还沾沾自喜,以为帮了多大的忙呢。谢家的葬礼办的很是简化,没多久就下葬了,之后的几天,村子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的不同是,之前的那一批腌菜的银钱结回来了。因为谢家死了人,整个村子也不好喜气洋洋张灯结彩,不过,人人脸上的笑容是骗不了人的。正当这时候,当时回乡的谢翰文的兄弟也赶到了归园田居,他们各个风尘扑扑,有几个还带了家眷。算下来一共有二十来个人,归园田居虽然还住得下,但也要尽快安排了。让陈辰意外的是,谢翰文的那个上司林强也带着妻女过来了,陈辰一见他就笑:“林大哥,你们也来啦。”林强很是洒脱,一甩包袱就骂:“娘的,那边的日子简直过不下去了,这不,跟着兄弟一块儿投靠你们来了,可别嫌弃啊。”陈辰连忙表示不会,将所有人都安顿好了之后,才和谢翰文商量:“他们现在住着不是不行,可总归不是长久之计。”“你的意思是?”谢翰文盯着陈辰,仿佛将她看穿了一样。“帮他们落户在陈家沟!”陈辰自信道。“什么?这么多人,咱们村里吃不下吧。”村长惊呼出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也不好直接驳斥。

长春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昆明的医院治白癜风
唐山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