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终末之龙 千零一十九章 许愿

发布时间:2019-12-05 05:39:55 编辑:笔名

终末之龙 千零一十九章 许愿

“沃瑞缇……”埃德眯了眯眼,从遥远的记忆中找到了这个名字:“‘毒蝎’?”

加文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你听说过?那家伙不算很有名。”

埃德的视线落在那张长长的纸条上,却并没有看进去几行:“我父亲……跟我讲过他的故事。”

“毒蝎”沃瑞缇,近百年前伴随着向东方延伸至另一个大陆的航线的开辟而涌现出来的众多海盗之中,他的确并不是出名的。埃德记得他,纯粹是因为在里弗的描述中,那个出生于西南荒漠,擅长使用陷阱和盗贼,据说甚至都不会游泳,却纵横于海上的海盗……有着“精灵般的容貌”。

十几年前,面对莫名地迷恋上精灵,却几乎忘了自己的父亲长什么样的小埃德,远航归来的里弗轻易而举地赢回了儿子的关注——他实在很擅长这个。

那些他遗忘已久的时光,如今在温暖中透出无尽的苦涩。

埃德把纸条放在了一边。如果加文确定埃克托·卡罗登上了龙骨号,和九趾一起前往沃瑞缇之墓,必然有他的理由,他实在没有精力问个一清二楚。

“沃瑞缇的墓里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他更想知道这个。以九趾如今的地位和实力,并不是随便什么“海盗的藏宝”就能打动的。

“我们也不能确定……”加文回答,“这几个月里黑帆劫了两个商队,一个港口,看起来和从前一样随心所欲,毫无规律。几天前才有人无意间发现,这些地方附近,都有关于深海之心的传说……而沃瑞缇之墓,也是传说中有可能藏有深海之心的地方。”

埃德的目光闪了闪:“你是说……九趾在找深海之心。”

“只是有可能。”加文回答得十分谨慎。

埃德垂下双眼,掩饰自己的神情:“你说的深海之心……是那颗据说‘洒落海中的星光凝成’的深蓝色宝石没错吧?”

加文点头:“据说有心脏那么大,能实现你所有的愿望。”

“……你觉得九趾会信这个?我听说他并不相信魔法。”

“不相信魔法?”加文轻笑,“谁这么告诉你的?龙骨号本身就是一条魔法之船……他不相信的大概只是不在他控制之下的魔法吧。”

埃德沉默下来。仔细想一想,九趾的确是相当擅长利用魔法的——说不定比他还要擅长。

“听说你刚从大法师塔回来?”加文事实上也是因为这个才一直等到埃德回来,毕竟他带来的消息并不算十分紧急。

“也许用不着我提醒……”他说,“你更应该当心的是那些法师。埃克托·卡罗的确与耐瑟斯的信徒有来往,但这是出于他自己的信仰和选择,还是有人刻意安排,可就很难说了。”

埃德默默点头。

“古德伊尔……”他说,“那个法师的死,与大法师塔有关,是吗?”

“……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加文回答。

“我会……”

“先救回你父亲吧。”加文打断了他,语气却是柔和的,“一次做好一件事。”

离开时他给了埃德更方便的联络方式。看着他乘船而去,埃德却忍不住心生愧疚。

哪怕是看在艾伦的份上,加文——还有更多他或许连见都没有见过的人,尽心尽力地给予他各种帮助,可他到也没有告诉加文,深海之心,被他嵌在了三重塔的塔底。

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显然,谁也没有透露出去。那似乎让他的隐瞒变得更情有可原……更何况,谁知道那颗宝石到底是不是深海之心呢?连初叫出这个名字的罗莎,大概也无法肯定。

——在把它嵌在三重塔底之前,也许应该先朝它许个愿的。

……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

.

当天晚上埃德就受到了图姆斯所承诺的“邀请”。

尼奥城的城主索尔兹·欧曼是个微胖的中年人,中等身材,其貌不扬,看起来没有多少统治者的威严,倒更像是个圆滑和气的商人——他原本也的确是个商人。

他对黑帆居然敢绑架里弗·辛格尔这样的大商人表现出了理所应当的震惊与愤怒,甚至含蓄地责怪埃德没有在时间将这件事告诉他,以至于让他们没能尽快救出里弗。

“我知道,你太过担忧父亲的安危,这种时候很难相信其他人……但我可是里弗的老朋友

。”他拍着埃德的肩膀,语气真诚,慈祥的眼神里带着理解,同情,和一丝恰如其分的遗憾与埋怨。

埃德看不出真假。就算是演戏,欧曼也演得比图姆斯认真许多。然而他的种种保证,对埃德来说,并不比克莱·加文那一句“需要的时候来找我”更可靠。

回家的时候他拒绝了护送,独自一人走向码头——如果真有人在这种时候冲他下手,倒正是他所期盼的。

他急需某种发泄。南方初秋的海风还带着湿润的暖意,依旧喧闹的街道上,人群中蒸腾出混杂了各种味道的热气。他能感受到一切……然而一切都似乎与他无关。他低头穿过人群,仿佛被包在一个厚重而透明的茧里,沉默而孤独地前行。

长长短短的栈桥向海面延伸。从云堡载他来这里的单桅船停得稍远,嘈杂的人声渐渐被抛在身后,即使他刻意放慢了脚步,也并没有感觉到有谁在跟踪。

他自嘲地笑了笑,快要走到船边的时候却忽然停了下来。

他依然没有听到脚步声……唯有海浪冲刷过栈桥下的木桩,却有一丝寒意如蛇般缓缓游上脊背。

他吸了口气,从容地回头。月光之下,站在不远处的人安静地看着他,满头金发近乎银白,浅蓝色的眼睛里铺着碎金,仿佛坚硬又易碎的宝石。

有好一会儿埃德觉得那不过是自己的幻觉——他的确偷偷地向远在斯顿布奇的那颗宝石许了好几个愿但真没指望过它会实现……

“……伊斯?”他低声呼唤,心中生出一点怀疑。那张熟悉的面孔上有种他陌生的神情……一种近乎阴森的冰冷。

伊斯的神情再冷时也不会有这样阴鸷。

.

在长春治银屑病哪所医院权威
岳阳医院大柏树总院
呼和浩特治疗月经不调方法
福州去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南昌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友情链接